bet皇冠体育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怀念李丹时老师
高密新闻网 2019/8/29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演觉

突然想起李丹时老师,缘于我和他的女儿李琦一直有微信联系;也想写写李老师,缘于刊登在《百脉湖文学》上的一篇文章《最认真的讲师李丹时》。写这篇文章的应该算是我的学弟,李老师的学生。此文被李琦转发在微信朋友圈后,读罢泪目,勾起了我与李丹时老师的许多往事,在脑海里反复浮现,历历在目,于是我虽然没有师弟的文采,但也有一腔深情想诉之笔端,写一写我们亲爱的李老师,以寄思念之情。
李老师回高密前是山东工业大学的讲师,调回高密后任高密科委副主任,当时高密电大因为编制受限,师资力量一直不足,有些课程需从社会上聘请兼职老师,李丹时就成了最佳人选。我在电大上学时每次见到他,都是笔直的身板,整齐的着装,没有一丝凌乱的发型,脚上穿的皮鞋几乎没有一点灰尘,走起路来四平八稳,每走一步都好像是事先设计的“规范动作”……一幅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最最标准的师表典范!
跟李丹时老师有了更深一步的接触是在毕业后。那时李老师在高密科委主持职称评审工作。当时企业刚刚恢复对管理、工程科技人员的职称评定,我当时在企业具体负责这项工作,每次去报送材料李老师都热情接待,和蔼可亲,即使有时在报送材料的过程中出现点差错也从未见他发过脾气。他是一个出了名的办事严谨认真的人,对报送的每一份材料都认真把关,从参加工作、任职资格、科技论文、科研成果等等都一一认真核对,生怕给申请人漏报了什么,弄错了什么。我每次过去他总是叮嘱我,职称评定关系到每个人切身利益,一定要细之又细,弄错一点都是对本人的伤害。正是这种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使全市的职称评定工作没有出现半点失误,从而赢得了全市广大管理、科技工作者的赞誉。提起李老师,打过交道的都会赞叹一声:好人呐!
李老师退休后,因对其工作能力的认可,又被一集团公司返聘,为公司负责人才招聘工作。在九十年代初,高密这家集团公司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投资3.5个亿建成了国家级民营科技园,需要大量的管理、科技人才,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管理工程技术人员,李丹时为了让他们看到这个集团的实力和招聘人才的诚意,对前来应聘的人才从吃穿住行,到工作对接,协调单位待遇等都亲历亲为。我当时也在这个集团公司工作,亲眼看到李丹时60多岁的一个瘦弱老头,每天跑上跑下,饭不能按时吃,觉不能按时睡,有时一熬就是一个多半夜,眼睛红了,腰背酸了……他本可以悠闲地指挥别人去干,但他选择了亲自接待,他说只有这样,才能表达集团对人才的尊重。有时候出去办事,集团车辆不及时,他便自己骑辆自行车就走了,从来不端架子,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兢兢业业,不计任何得失、无怨无悔地发挥着余热,为集团的人才发展殚精竭虑。我作为他的学生,在同一个单位,他的付出,一直感动并感染着我,激励着我不断向前。
时光如梭。李丹时退休后在这个集团一干就是十年,经过他的把关从全国各地招聘来的管理、科技人才不计其数,他见证了这个集团的开始、成长、辉煌,最后该集团因扩张太快,上市出现意外致资金链断裂,最后被银行收购抵债,从而退出了舞台。面对集团从昔日的辉煌到难以置信的消失,他应该是最难受的一个,因为他在这里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和汗水,但也只能含泪告别。从此李丹时老师赋闲在家,不再过问世事。而我也又走上了新的工作单位,音讯渐消,只有当逢年过节之即,我会去看望李老师,和他才会有一番交流,却难深入。而每次去,他总是格外高兴,嘘寒问暖,离开时总是送了又送,恋恋不舍。再后来的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李老师出现了小脑萎缩的症状,再去看他已是思维迟缓,辨人不清的老人了,但每次看到我,他总能很快地喊出我的名字,拉着我的手清晰地回忆过去,师娘在一边都看得惊奇。可见在集团工作的那段经历对李老师是多么地刻骨铭心,恋恋不忘。
我和李丹时老师从相识到熟悉再到朝夕相处,前前后后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做人处事的智慧对我影响至深,终生不忘。
2012年,很突然的一天,我接到李丹时儿子的电话,他含着悲伤哽咽着告诉我:老爷子已驾鹤西天。闻讯,我突然心痛不能言。儿子说李老师走得很突然,遵从老人遗愿没有打扰太多人。几天后,我和妻子一起专门去李老师的家里看望了师娘,在李老师的遗像前,我恭恭敬敬地上了三柱香,嗑了三个头,以此告慰我们的师生之情、同事之谊、忘年之交。
谨以此文怀念李丹时老师,愿逝者安息,生者健康平安!

(责任编辑:张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