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皇冠体育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我的姥爷
高密新闻网 2019/8/29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gmnews123@163.com
展丽丽

提到“姥爷”,给人的印象应该是胡子一大把,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可我的姥爷偏偏相反,从我记事起他就一直很注重“形象”:走路昂首挺胸,夏天永远都是着一件白色T恤衫,出门不会忘记穿上他珍藏多年的的确良衬衫作为外搭,身体硬朗,直到89岁还能挑着扁担下地干活。可就在前几天,我觉得会一直陪伴我的姥爷因病痛永远离开了我们。是的,我再也见不到那个高大魁梧、一直把我抱在怀里看着我长大的姥爷了。这一年,姥爷90岁。
姥爷陪伴了我的童年。虽说我不是父母舍弃的孩子,但确实是在姥姥姥爷的怀抱里长大的,因为父母同村,离姥姥家特近。那时家里穷,父母成家后地里的活加上烤烟没有太多时间照顾我。而姥姥家有姥姥、姥爷、舅舅、三姨、小姨五个人,农活相对轻松,他们都“超级”疼我,总是把我搂在怀里、扛在肩上。在上幼儿园之前,唯一的印象就是不太爱说话的姥爷喜欢把我藏在他家那个土黄色的衣柜里,与舅舅和小姨捉迷藏。村里的幼儿园与姥爷家一墙之隔,两年的幼儿园时光是“赖”在姥爷家的,下课后总是隔墙喊“姥爷,给我拿点好吃的”,把他给“烦”得够呛,“外甥狗,外甥狗,吃了就走”说的就是我这种,但他们还是把好吃的都留给我。
除却“陪伴”,姥爷还给了我“无声的爱”,七年如一日。姥爷为减轻父母养育我和弟弟的负担,为我们家共放养了三头牛,两年多喂养一头牛,能卖三千多元,可解决我的学费和家里的部分开支。小时候我总是在每天早上赶着姥爷送给我家的小牛在村口与姥爷会合,之后我上学,姥爷把牛赶到山上去吃草,中午他捎着饭不回家,下午我放学后再去村口接小牛回家。见到姥爷后,他会从口袋里掏出从山上抓的蚂蚱,让我带回家喂鸡,说鸡吃了能多下蛋给我和弟弟吃。天长日久,我都不知道“拐”了他多少装蚂蚱的小布袋,每次都忘记还,害得他不停地缝袋子,说我是个“小财迷”。我就冲着姥爷做鬼脸,说我这都是遗传了她的闺女。时光荏苒,永远带不走姥爷曾经给我的爱,因为我早已将回忆装在心头记在脑海。
姥爷晚年,我陪伴他的时间太少。在高密工作后离家有点远,一两个月才回家一次探望姥爷和父母。勤快利落的姥爷当兵出身,抗战时期在高密待过两年,姥爷经常跟我提起他当兵打仗的故事,尤其是在最后的几年,每次我去看望他,他都要跟我说他当年参与“解放高密”战役时的情景,说高密城全是“土围子”。其实,我明白他是一直想来高密看看,作为姥爷一生最疼爱的外甥女,我也想带他来我工作的地方看看。可是父母考虑姥爷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一直犹豫着没有同意,没想到这一犹豫竟成了姥爷一生的遗憾。舅妈告诉我,姥爷临走之前还在叨念我这个月没来看他。那天,我跪在姥爷的灵堂前,在心里说了句“对不起”,姥爷疼我十分,我连两分都没有还他。虽然我每次探望他都会给他钱,但却从没问过他喜欢吃什么,直到舅妈告诉我说姥爷喜欢他没大见过的山竹、火龙果……人的一生,并不漫长,姥爷带着“遗憾”走完了他并不遗憾的一生,因为姥爷告诉我有遗憾的人生才是完美的人生。我知道,姥爷希望我一直幸福下去。
姥爷是在七夕的前一天走的,他托梦给我,也没有以任何方式告诉我。我知道,他去了一个叫天堂的地方,那里再没有病痛的折磨,更没有儿孙的羁绊,他没有喝那碗“孟婆汤”,而是赶在七夕之前去找姥姥了。来生,姥爷只想跟姥姥两个人,好好的,好好的……
(责任编辑:张艳艳)